森屿柚子

      之前第一次看到姹嫣太太的《此生》,就想画画看了。结果一直没时间,今天正好有空,试着画了一个星降之夜的婚纱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画技不佳,上色前和上色后是两个故事。。。白色不太明显,所以试着加了蓝色,没敢加太多黑色。画到最后全糊了。(ㄒoㄒ)

      最后,表白姹嫣太太(´。• ᵕ •。`) ♡,超级喜欢看太太写的文。 @姹嫣

12.7

       柚子生日快乐! !

       去年暑假知道了柚子,现在特别懊恼为什么没有早点知道你。即使我不能去看你的比赛商演,但也盼望着,至少在看直播的这一刻,你在那个仿佛遥不可及的地方比赛,我在隔着薄薄屏幕的另一端看着你。

      希望你能一直开开心心的呀。

  “谢谢你成为了我的信仰。”

《初遇于夏季,信物是维尼》 羽生结弦×你

      不写到最后,,,自己都不知道会写出什么神奇东西出来。᙭ᗯᒪ( • ͜ʖ • )

《初遇于夏季,信物是维尼》

“叮——”

       带着些许暖意的夏风吹晃了屋檐下的风铃,叮叮当当的脆响送来一片清凉。

        将洗衣机中最后一件衣服晾好,你小心地轻拍了拍,把衣服的小褶皱抻平。直起腰长舒了一口气,目光略过干净的湿衣,屋外一池清水,金鱼甩着大尾巴嬉闹着,光影摇曳。

      你一时恍了神,回忆穿越时空,“说起来,你与你家先生的初遇,也是在夏季呢。”

       那年,羽生结弦难得抽空回了趟家乡。

       仙台的初夏温度刚刚好,阳光并不灼人,却没了春天余留的寒意。姑娘们都放心地换上了小裙子。

       当时,你的姐姐因摄影工作要去仙台,你死死地拽着她,差点跪下来求她把你捎过去的情形,你姐姐也是永生难忘了。

        结果,那几天边笑成傻子边收拾行李的你想着,反正异国他乡没人认识自己,便理直气壮地把汉服塞满了行李箱。

      到了目的地,看着你挂了一柜子汉服的你姐也是很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 你路痴满分的技能,你姐姐不是没有领教过。所以她同意捎你的唯一要求就是,在她完成工作能陪你前,不准你乱跑。

       在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你都能迷路,天知道到了仙台你能把自己拐到哪个仙地。想到这,你姐只能扶额叹息。

        到了室外的拍摄现场,本都准备就绪了。没想到没拍几张,模特妹子就因“水土不服、身体不适”而不得不请假了。

       突发状况使工作人员都有些手足无措。一身轻松、两袖清风的你稳如老狗,在一旁悠哉悠哉地哼着《春よ、来い》。

       你姐姐皱着眉思索,转头看见穿着袄裙的你,沉默三秒后,当机立断把你抓过来充壮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符合夏日主题就好,现在一时有找不到适合的模特了。”这一理由倒是说服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未等你习惯性地开口拒绝,你姐便微笑着注视着你的眼睛,语气诚挚地说道:“有钱拿哦。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成交!!”你眯着眼睛笑得开心。

       将你打量了一番,觉得袄裙很适合你的姐姐,直接帮你整理了下衣服和发型,化了个淡妆就草率地推上战场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羽生结弦吃了饭,陪着由美妈妈和纱凌姐姐出来散步。为尽量不被认出来,路线恰也经过你们特意选的行人稀少的拍摄地点。

      “多久没有这样悠闲地和家人在一起散步了?” 羽生结弦有些懊恼地心想着。陪在家人身边时,仿佛平时身边偷偷溜走的时光也慢了。他与纱凌姐姐一左一右走在由美妈妈的身旁,听着她们闲聊,只觉得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   树叶已微微泛出一层光泽的绿光,柔柔的阳光零零散散,从枝叶的缝隙撒在路上。这些年为了比赛,他常常要在异国奔走,不知不觉都快忘了现在的这份安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啊,前面有人在拍摄吗?”纱凌姐姐率先看到拍摄地点,踮起脚望去。

        由美妈妈顿时想起了邻居的唠嗑,“嗯,是的吧。我听邻居说过,不过是中国人,应该不怎么认识结弦吧。”

        羽生结弦偏头看见拿着器材的工作人员,见一旁有长椅,担心妈妈姐姐走累了,就提议休息一会,看看拍摄。

        夏风吹舞你的齐肩黑发,你身着以浅蓝淡绿为主色调的袄裙,一手提起裙摆,轻巧转身的同时松开手,将两手背在了身后。袄裙绽开如花,你面对镜头笑容清凉,眉眼轻轻弯起。回眸一笑的模样惊艳了时光。

       工作人员都惊叹于外行的你丝毫不怯镜头,然而,只有你姐姐和本人知道,你属于“遇到事情能躲就躲,躲不掉就自暴自弃撸起袖子上,丢脸也无所谓了”的类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“那是汉服吗?好漂亮的中国女孩呢。”纱凌姐姐不由赞叹出声。

       其实你的五官并不是十分出色惊艳,在中国也不过普普通通。化妆的根本目的,只是为了掩盖你作死熬夜达成的《“黑眼圈”成就》。为了配合主题,表现出干净的初夏,淡妆反而作了点缀。

       羽生结弦怔了怔,被由美妈妈注意到,笑着开口问:“结弦有没有想过找一个中国女孩子?”羽生结弦反应回神,腼腆地摸着头发,笑了笑回道:“感情的话我顺其自然,看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   终于拍完了,你拖着步子往你姐姐身上一趴,只听见她感叹:“你还真是越来越像只维尼熊了。”你抽了抽嘴角,哭笑不得:“姐,你这算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?”

       没等她回应,突然传来你土拨鼠般的惊叫。姐姐倒吸一口凉气后问你怎么了。原因是你发现因为拍摄不方便,而小心放在一旁的维尼胸针不见了。那是你亲手做的,作为手残党,一个维尼胸针的代价是两手的伤。

        长椅上的三人一下子也被你的反应吓到了,见你四处翻找的样子。“是丢东西了吗?”纱凌姐姐猜测道  。由美妈妈有些担忧:“那么着急,一定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  羽生结弦还未接话,脚突然碰到了什么,低头看见脚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维尼的胸针。

    

       弯腰捡起,翻看了一下。纱凌姐姐在一旁凑来,好奇地问:“那个女孩是在找这个吗?她会不会是你的粉丝啊?”

 

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啊。”羽生结弦困惑地眨眨眼睛,“我去用英语问一下吧。”他起身朝你们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   怎么都找不到胸针的你不甘地咬紧下唇,抬头对上姐姐关切的目光,愣了片刻挤出笑容:“我没事,算了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Excuse me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你一时没回过来神

      “欸?”

        循声呆呆望去,视线中落入了一只放着你心爱的维尼胸针的白净手掌,目光向上,面前青年的另一只手半扯开白色口罩,微笑干净,眼睛清澈。

       那是你朝思暮想的人啊。

       对于飞越千里只为到他家乡,盼着能和他近一点点的你,那一刻,全世界在你的眼中都黯然失色,徒留下他的浅笑和手中的维尼胸针。以及,不知哪户迫不及待夏天到来的人家,早早挂上了的风铃的清脆。

    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     开门声伴着你早已熟悉的话语落入耳中。你笑着轻巧转身,带着些许暖意的夏风吹动你的齐肩发和身上的袄裙,别在胸前的维尼胸针轻轻晃动,抬手将飘飞在脸前的一缕发丝撩到耳畔后面。

       “欢迎回家,今天好早呢。”

   

 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

   

  

《呐,早安》 羽生结弦×你

《呐,早安》

  

        “是久违了的清闲周末啊。”你团成了虾米缩在温暖的被窝里,悠悠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

       翻身朝向暖洋洋的太阳,入眼的是米白色薄纱窗帘被清风吹起的美好模样。“嗯嗯。”你摸着下巴点了点头,对自己的审美表达赞许,“这窗帘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  来叫你起床的羽生结弦担心你还没醒,会吵到你,便没有敲门。

      轻手轻脚推开房门,就看见你一头黑发散满了枕头,缩在被窝里作沉思状,边点着头边嘀嘀咕咕的。细听却是对自己的赞美,不觉好笑地扬起嘴角,走到床边揉了揉你的头。

      “夫人在看窗帘啊。”他在你的床边坐下,细心地撩开落在你脸上的青丝。

       你满是笑意的眼睛中是他的浅笑,开开心心地邀功,满是孩子气。羽生结弦好脾气地回应你的小幼稚,“不过这样的夫人可只有我能看到。”这么一想心情却是意外的愉快。

       等你心满意足地自夸完,羽生才轻轻拍了拍快团成一个茧子的你,柔声道:“该起床了哦,我亲爱的羽生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 说着弯下腰,小心地蹭蹭你的面颊。你贪恋他的温柔暖度,伸手揽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   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   片刻后,羽生结弦略退开一段距离。你自然地对他伸出手臂,男友笑得无奈,眼中是快溢出来的宠溺和让人心脏下沉的温柔。

      骨节分明的大手覆在你的手上,稍一用力,你便被拉起,落入了他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  一个浅浅的吻印在你的嘴角,“早安,夫人。”

      你附在他的耳边,鼓起腮帮子吹了一阵风,眯着眼笑:“早安,我的羽生先生。”

 

    

´_>` 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写什么,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《最喜欢你了,我的星辰》羽生结弦×你

      第一次写文(・▽・〃),发出来挺紧张的,写的不好,请多多关照。(๑• . •๑)

《最喜欢你了,我的星辰》

      你即将面临一个重要的考试了。

      下周三、四就是考试的日子,但你丝毫没有信心,整个人都处于低气压中。

      远在异国他乡的男友羽生结弦,虽日程满满当当,但仍认真关注着你的动向。

      往常,你总会算着他休息的空暇,在不打扰到他训练的时间段里,给他发几句消息,比如:今天发生了哪些有趣的小事、吐槽一下自己最近又长胖了,拦不住嘴和爪子、亦或是询问他的训练和身体怎么样了。末了总不忘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几句:“注意身体,训练小心。”

      羽生结弦则总是在你看不见的屏幕另一边,细细地逐字逐句耐心看过去,然后轻笑出声,保持着嘴角上扬的浅笑回复你。

      可是最近几天,你发给他的消息明显少了,也简略了许多。你是告诉过他考试的事情的,可羽生仍然敏锐地从你的消息中察觉到了异样,你在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  他知道你从来不希望打扰了他,才总是小心翼翼地。真正遇到了事,你一个人拼命咬牙硬撑,也不愿影响他。

      羽生结弦有些烦躁地捋了捋凌乱的头发,眼中满是不甘与无奈。因为异地恋的缘故,你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,他连伸手抱你、安慰你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,自己甚至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。再重要的考试你也不至于脆弱到现在的压抑,这点他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  羽生结弦算了你的休息时间,跟教练调整了训练安排,打了电话给你。

     “嘟——”

     “喂?”你正在学习,听见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有些怔愣,下意识按了接听,并未想到是男友打来的。

     羽生结弦听到你有些沙哑干涩的声音,皱了皱眉,最近肯定没有好好休息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 “Yuzu!”你手忙脚乱地放下手上的东西,“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这个时间没有在训练吗?”

      他刚想责备你对自己身体的疏忽,闻言只得暂时放下这事,开门见山地问到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   你顿了顿,“嗯?我没事啊,考试压力大了点嘛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不止考试”,他叹了口气,你果然不肯对他坦白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脑中空白了几秒,随即苦笑。果然,即使自己装得再好,瞒过了所有人,终是也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你蓦然顿住,全部的声音都哽咽在了嗓中。恍惚才发现,自己已不知多久未曾听到男友的声音了,见面更是别说。只觉得鼻子一酸,忍受许久的委屈一时间全部涌上心头,心尖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眼泪一瞬便涌了出来。你下意识捂住嘴,试图压下自己的抽泣声,不想让对方听到,条件反射的整个人瑟瑟发抖,蜷缩成一团。

 

       电话另一头的羽生结弦握着手机的手逐渐攥紧,但紧接着便无力的松开。他只依稀听见了你的哭声,但他知道此刻的你是多么无助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 

       他沉默地倾听着你的哭声,试图让自己可以尽最大的可能来理解你。即使他所能做的只是放软声音,轻声对你说:“我一直都在你身边,所以不要一个人扛下去了。好吗?真的很抱歉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男朋友,但请多依赖依赖我吧。”他有些黯然,明明自己很清楚这种时候应该陪在你的身边,如今却只有一个飘忽不定的电话维系着你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这些日子里孤身一人面临的种种压力,在听到男友的话后,尽数爆发了出来,你放下捂着嘴的手,第一次在他面前,像个孩子似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羽生结弦垂下眼睑,静静地听着你的悲伤。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,不敢去思考你独自一人怎么熬了过来,这几日给他发消息的时候,是不是一遍遍地斟酌着用词,不让他注意到自己所承受的事情,边压抑着哭泣。

   

      你哭了很久很久,直到哭声逐渐变小了下来,身子却未停止发抖。发泄完自己的情绪,你顿时开始担心起自己是不是给他添麻烦了。这么脆弱的自己要如何站在他的身边,本轻松不少了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。他一直没再说话,果然是觉得自己很麻烦吧,你自卑地垂下头,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浅浅呼吸声,有些犹犹豫豫地开口: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”,羽生结弦的语气意外的沮丧,话语间是对自己的气恼。

  

      “欸?”你有些发愣。

 

      “对不起,我不能在你难过的时候守在你的身边,不能抱你。”

       他似是察觉到了你心情的起伏,停顿了一下:“你从来都不是我的麻烦,更不是累赘。真的很感谢你一直以来都包容着我,关心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 你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复他,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。

      男友轻轻柔柔地声音传入耳中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 心中像是有璀璨的烟花炸开,他的告白伴着“砰”的一声响,耀眼的花火照亮温暖了你落寞的心。

      迟疑着似为了一遍遍地确认一般。终于,你不再发抖,脸挂泪痕,浅浅笑开:“谢谢你,羽生君。果然还是,最喜欢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  感谢你,如此精彩耀眼,做我平凡岁月里的,星辰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文笔不好,也不知道有没有愿意看到结尾的小伙伴。´_>`